下一个“宁德时代”会是它?

第三方 投稿 1779 2019-02-20

锂离子动力电池市场的结构性产能过剩一直困扰着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发展。众多车企争相与一两家头部企业合资、入股、结盟求安心,却仍然对自家的电池供货安全如履薄冰,甚至提着钱袋子上门排队也一“芯”难求,但另一方面众多电池厂即使认亏也难得主机厂的青睐。行业一直强调需要“高品质的电池”,但究竟什么是高品质电池?怎样才能做出高品质电池?

应该说国内的电池企业近5-10年在生产高品质电池方面做了许多探索,也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例如,国内企业认识到自动化生产设备对电池一致性能起到重要作用,很多企业更不惜重金引入不逊于国际厂商水准的全自动化生产线,电池品质也确实得到了提升,但提升程度似乎仍达不到主机厂的满意。实践证明仅靠砸银子,砸不出高品质的好电池。

怎样才能做出高品质电池?

高品质动力电池到底是一个怎样的概念?一两句话很难界定清楚,但几个成功的案例似乎能给行业一些启示。

众所周知,普锐斯是享誉世界的混动汽车明星,普锐斯的成功离不开高品质锂电池的支撑。其车载锂电池经过两代开发,基本上是人们公认的满足车辆需求的电池,这种电池似乎可以约等于高品质电池。这种“高品质电池”是如何开发制造出来的呢?回顾其开发和生产过程可以看到:丰田对整车需求的深刻理解,对电池生产标准的严格设定,松下在电池生产制造方面的实现能力,三个因素在成就高品质电池过程中缺一不可。基于对整车的深刻理解,丰田给出了一代和二代电池明确的开发目标:第一代锂电池解决安全可靠性,尤其是电芯的安全性;第二代解决性能问题,集中在高能量密度和高功率。目标明确后,电池开发过程中便有清晰的战略性取舍。丰田与松下成立合资电池工厂,推行严格的制程标准,松下自身又拥有世界一流的电池生产线,经过这样打磨出来的锂电池,其成功也就水到渠成。

反观当下,大部分国内电池制造企业对整车到底需要怎样的动力电池的理解,还停留在主机厂提供的几十页甚至几页的SOR上。主机厂不了解电池,电池厂不理解整车需求,双方像在漆黑不见五指的夜里,各自沿着自己理解的方向摸索前行,错位也就再所难免。尤其是在行业发展初期,基于各种商业目的,电池厂明明达不到的要求,硬着头皮说能达到,承诺后又没有强有力的研发力量去支撑,甚至为了早日量产还缩短研发周期、简化检测程序、降低生产标准,为动力电池的品质埋下了诸多隐患,结构性的产能过剩也就不可避免了。

所幸今天我们已经看到一些可喜的变化,一些动力电池企业和整车企业互动频繁,包括成立合资公司等,说明业界已经意识到这些问题并积极做出改变。

业界周知,宝马与宁德时代合作初期,向后者提供了多达800页纸的标准,其标准之高、要求之详细可想而知。宝马还派出高级工程师与宁德时代开展了长达两年多的深入交流,帮助宁德时代掌握各项标准,确保后者生产出符合宝马要求的动力电池。而彼时,国内大部分动力电池企业的生产标准恐怕连“80页纸”都没有。

有了国际一线车企的指导,宁德时代得以深度理解和系统掌握汽车动力电池品质方面的严格要求,有了清晰的目标,其在质量管控方面取得了长足进步。双方还共同建立联合研发团队,共同解读动力电池生产标准,建立工艺流程。经过宝马辅导的CATL对于设计、工艺等方面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生产出来高品质电池自然也就顺利成章了。

下一个“宁德时代”会是它?

当下,新能源汽车市场规模持续扩大,动力电池的需求随之快速增长,国际巨头松下、三星SDI、LG等加速布局,国内电池企业也纷纷扩大产能规模,行业洗牌大幕已经开启。中国需要更多的“宁德时代”,既要懂汽车,懂整车需求,还要具备国际一流的硬件和软实力。

比亚迪、吉利无疑是沿着这个方向探索的,其取得的成绩业界有目共睹,而近期另一家新晋的锂电企业——蜂巢能源也开始走入行业视野,显示出一定的潜力。这家低调的锂电新势力脱胎于自主品牌汽车的领军企业长城汽车,2018年10月被长城汽车以7.9亿元的价格出售给保定瑞茂,现在已经完全脱离长城独立发展,但其血液中自带汽车企业的基因毋庸置疑,这恰巧是它异于普通电池企业的地方,如同丰田之于松下,在电动汽车需要怎样的电池这个问题上,蜂巢能源的认知可能会比其他单纯电池背景的企业更精准,这是天生的基因优势,这从它成立之初便能获得与某些国际一流整车企业深度互动的机会上也能感觉到。某国际顶级车企似乎也对这个勤奋好学的学生倾心指导,双方研发团队开展了高频次、日常化的深度交流,“800页”纸的配套标准也许正在指导着蜂巢能源,因为即便从获取的有限信息中也能看到蜂巢能源在电池制造工艺及装备方面进步神速。

该公司采用了方形铝壳电芯的高速叠片工艺,这在全球范围内尚属首家。这种工艺虽然被认为是未来动力电池的工艺发展方向之一,具备内阻低、能量密度高、高倍率放电容量较高、不容易变形等优点,比目前多数企业采用的卷绕工艺更有优势,但工艺条件要求极为严苛,且生产效率相比卷绕工艺尚不具优势,所以包括宁德时代在内的大多数企业此前皆未选择。蜂巢能源敢于大胆采用,从侧面透露出其在工艺管理方面的能力。

蜂巢能源内部建有严格的质量管控体系,依靠对整车制造的丰富管理经验对电池生产进行管控,严格遵循汽车行业标准,一切以符合电动汽车的实际需求为目标。此外,对于动力电池企业动辄需要以亿元为单位的资金投入,很多企业都要反复掂量,这对拥有强大出身背景的蜂巢能源则无太大压力。

据了解,作为一家目前已经独立发展的锂离子动力电池企业,蜂巢能源的目标是要向全球客户提供锂离子动力电池产品,进入全球高端OEM配套体系。这样看来,蜂巢能源的电池品质的确值得行业期待。可以预见,蜂巢能源的动力电池品质将不会低于“宝马的800页”甚至更高的标准要求。

也许,另一个“宁德时代”即将诞生。

相关新闻